为鹿晗放卫星的人
2019-12-02

放卫星正在成为集体狂欢的新形式,而且可能是最酷的。

文 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王雷生

编辑 |马吉英

头图来源 |被访者供图

12月7日12点12分,谢涛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一下发射了7颗“瓢虫系列”小卫星,几乎每一颗卫星都有自己的名字,天猫国际星(瓢虫七号)、华米星(瓢虫三号)、与鹿晗工作室合作的RE:X星(瓢虫六号)、猫王收音机星(瓢虫二号)、立可达教育卫星(瓢虫五号)等等。

每一颗小卫星也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,比如天猫国际星用了四个多月就从想法到发射升空,在其携带的告白语音中,还有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、天猫总裁靖捷等人的声音。

作为卫星创业公司九天微星CEO的谢涛,也实现了在一年内发射8颗卫星的计划。

实际上与这7颗卫星一同发射的,还有来自天仪研究院、国星宇航的另外3颗民营商业航天公司的小卫星。因此也有人用“井喷”形容此次民营商业航天公司的亮相。

在过去两三年,尤其是近一年间,民营商业航天公司的确躁动,民营火箭公司零壹空间、星际荣耀、蓝箭航天的火箭相继发射,卫星领域更是涌现出天仪研究院、九天微星、零重空间、国星宇航、银河航天、微纳星空等一批公司,其中不少已经完成首颗卫星研制与发射。

涌入的还有资本。在这条赛道上已经出现经纬中国、顺为资本、赛富基金、明势资本、天奇阿米巴、君紫资本、中科创星、国科嘉和等资本方的身影,资本进入的速度似乎也在加快。

九天微星在发射前几天也宣布在9月完成了过亿元A+轮融资,由方天奇创投领投,中国远洋集团及三峡集团旗下基金进行战略投资。

卫星背后的故事

卫星发射升空时,站在酒泉零下20度寒风与火箭巨大轰鸣中的百懳一直在不停鼓掌,寒冷与激动让她的手几乎失去了知觉。

百懳是顾百惠的花名,这位1993年出生的天猫小二是“天猫国际星”的负责人,今年8月,天猫进入双十一的筹备阶段,百懳和同事们希望有不一样的玩法。

“伪航天爱好者”百懳偶然冒出发射一颗卫星的想法,她找到九天微星后得知可以把声音放进卫星,然后在卫星过顶时进行回传,这让她确定了自己的创意。

不久前阿里旗下电商在线一篇文章曾提到这一想法被通过的情景。9月初,天猫国际等一起向集团汇报天猫双11全球化亮点,当天猫国际品牌营销负责人元戈在汇报最后一页PPT时说道,天猫国际今年准备发射一颗卫星,让全球所有语言的人都能参与活动。“好!这个好!”参会的人员一致赞同。

华米星、猫王收音机星、RE:X星、天猫国际星等。来源:被访者供图

实际上九天微星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做好了这颗卫星的方案,12月7日的发射日期也已确定,但根据天猫的要求,要放入一个天猫公仔,包含有全球告白声音的语音文件,不少设计需要进行修改。从9月开始到11月底进入发射场,中间要完成设计、制造、总装、测试等诸多环节,留给他们的时间极为紧张。

留给百懳的挑战同样很多,两个月时间里,“星动告白”计划项目组从3人发展到30人的核心团队,同时涉及到法务、技术等10多个部门。与九天微星的沟通、淘宝小程序上线、合同审核等都需要她来操作。

更大的挑战在于,如何用一种用户可以理解并且接受的语言,“让消费者认识到我们真的是发了一颗卫星,真的是把声音带到了太空”。

她想到在小程序上进行卫星位置的可视化,这样用户就可以在手机上实时看到卫星所处的位置,得知从自己所在位置过顶的时间。同时可以与全球用户进行互动,由他们录制告白声音,经过挑选后送上太空。

实现卫星过顶实时信息与前端产品对接的工作量远超百懳的预计,11月5日上线前五天,20多个技术人员做了五天五夜才得以完成。百懳在后台得到了上千条语言,一一人工审核后,在双十一期间有过购买记录的声音得以入选。

这其中不仅有普通用户的声音,也有来自藏区山区小学校长和孩子们、非洲坦桑尼亚女寻猎员、外交官等等。

其中还有一颗星属于华米科技。技术出身、非常喜欢特斯拉与SpaceX的华米科技CEO黄汪去年到美国佛罗里达肯尼迪航天中心参观时遇到谢涛,两人一见如故,长谈之后双方都希望可以进行合作。

华米也的确有这样的需求。黄汪设想自己的用户在戈壁徒步、地中海潜水等等游玩探险时,一旦遭遇险情,可以通过华米智能手表向卫星发射地理位置、生命体征等信息,由卫星接收传递给紧急联系人。

接受本刊采访时黄汪透露,华米本计划给这颗卫星取名“华米一号”,但由于备案的原因改成“华米星”,“我们希望能有很多颗这样的卫星,在实现我们前沿探索的同时,也将我们的健康云服务做到极致,为用户服务。”黄汪表示。

卫星发射当天,黄汪也赶去了酒泉,他难掩激动,“2018年对我个人和华米都是收获颇丰的一年,今年市也上了,芯片也造了,卫星也发了,2018完美收官。”

属于鹿晗工作室的“RE:X星”也同样备受关注。今年9月,鹿晗曾在微博发文“我想邀你们一起许下愿望,有一颗叫RE:X的卫星会把这些愿望带入太空。”

2018年初鹿晗工作室找到九天微星时,谢涛曾有过些许纠结,明星与科技这两桩事看起来似乎有些遥远,他转念一想,如果做商业航天是为了让更多人和企业接触到太空,这个合作有什么不可以呢?

据了解,RE:X卫星中包含了近200万个心愿。九天微星也按照此前的承诺捐赠了一辆卫星大篷车,用于走访各地贫困小学,普及宇宙和卫星知识。

而这样的冠名权并不昂贵,一颗只有3U(10cm*10cm*10cm为1U)的微纳卫星,成本可能只有百万元级。

对于可能会产生太空垃圾,谢涛表示卫星任务完成时将会调整卫星迎风面, 8到10年后这些卫星将会进入大气层烧毁。

九天微星CEO谢涛。摄影:邓攀

从1颗到7颗

尽管商业冠名看来有名有利,但谢涛并不打算把它作为主要商业模式,也不打算只是卖卫星,他的目标仍然是建立太空物联网星座,通过卫星运营与服务赚钱。

2015年九天微星刚成立时,谢涛就跟团队一直在做调研,商业航天到底该怎么做,当时流行于美国的梦想是空中WiFi星座,这也是Google、Facebook、Oneweb等公司的计划。

但很快谢涛发现这条路在中国走不通,“美国很大一部分地方地广人稀,甚至没有手机信号,空中WiFi在美国也很有需求。中国现在的基础设施是美国没法比的。”

团队将视野放在了物联网,“2020年将是物联网大爆发的时代,全球物联网终端数量将达到约200亿,但是我们地球的表面积只有10%是被地面网络覆盖,还有90%没有。”联合创始人兼COO彭媛媛表示。

谢涛深知商业航天背后的风险,2017年5月接受本刊采访时他就表示,“一颗星发上去之前,就要通过市场的方式把卫星的成本挣回来,还要有盈利,在发上去之前就知道用户是谁,怎么跟用户的需求结合。把它弄上去之后再找客户,这个事情就会很惨。”

这次发射的7颗卫星各有自己的用途,但其中最核心的模块就是进行物联网传输测试。

九天微星总结了十大行业应用场景,有二十多家客户参与应用场景测试,包括与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合作的大熊猫野外监测,与华米合作的应急救援,旨在监测汽车轮胎等状况的智慧车轮项目,以及保险和金融、石油石化、重型机械等领域。

选择投资时谢涛也重点考虑战略资源,比如A+轮引入的中国远洋集团,它的远洋货轮大多行驶在没有信号覆盖的大洋中,九天微星未来将会通过卫星,每几小时监测运输的货柜情况,使货主对货物运输状况一目了然。

九天微星曾经发布过“一带一路共享卫星星座计划”,为一带一路上国家或企业的重型机械、固定资产、物流运输、无人设备等提供位置及状态信息监控。

谢涛的首颗验证卫星原本计划在2017年八九月份发射,之后由于火箭发射计划调整推迟到了2018年2月2日。

就在发射前最后一次检查时,一位负责装配的工程师突然发现安装的太阳敏感器的方位不对,团队立刻重新检查,发现果然出现了问题。

这样的惊险与压力几乎是做第一颗星时的缩影。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,公司的投入都系于一颗卫星。在今年1月底接受本刊采访时,一脸倦容的谢涛看起来充满焦虑,未及提问,他自言自语了一大段如何理性看待失败,“我想好了失败,但不会因为这次失败把公司带到绝境,我想好了最坏的情况。”

第一颗星取得成功,超出了谢涛的预想,但7颗卫星带来的巨大投入,也让他感到“如履薄冰”。

他主动给研发团队松绑,此前国内卫星企业选用配件时,一个重要的标准是有没有上过天,谢涛觉得应该给一些没有上去过、但是产品技术还不错的公司机会,不然这将永远是一个怪圈。

谢涛给团队的指示是勇于突破,不仅要采纳新公司的产品,也要采用更新的技术,如此前国内立方星上从来没有用过的数字相控阵技术,它将大幅提升星地通信系统容量。

另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在于,九天微星此次的主星是一颗百公斤级卫星,而国内商业航天公司大多做的是微纳卫星。谢涛认为未来100公斤级卫星才是星座组网的主流,这已被美国SpaceX和OneWeb的星座计划验证,“如果卫星太小了,体积、功耗、重量都有限,载荷能力也很小,很难做到市场化大规模的应用。”

瓢虫一号卫星。来源:被访者供图

但这样百公斤级研发中充满挑战。九天微星卫星与通信系统部副总监徐佳康负责这颗卫星的研制。当他第一次把设计图给总装工人看的时候,总装工人非常吃惊,说很多东西装不上去。而当他第一次把所需线缆拿来时,四个工程师理了一个晚上才全部理出来。

相比较这些可控因素,供应商带来的挑战有时难以预测。由于火箭发射的日期早已确定,因此卫星研制和发射有一个非常严密的计划表,给到供应商需求后,九天微星还会派人驻厂监督,同时做多份预案,一旦在某个规定日期没有实现就马上放弃。

谢涛追求“唯快不破”,这是他认为民营商业航天公司可以存活的根本优势,同时“追求快的过程中达到成本性能的平衡”。

如今卫星创业公司大量出现,在谢涛看来,现在做星座的门槛已经很高。

“商业航天浪潮没问题,但是卫星有很强的门槛,资金、科技、运营等等,现在拿个几百万或者是一两千万的天使,再去跟已经在头部的拿了几个亿的PK,我觉得很难了。”谢涛表示。他希望新的创业公司,可以将方向对准一些关键技术、核心单机部件系统等。

按照计划,2019年底九天微星将发射四颗物联网卫星,2022年完成72颗物联网卫星星座的部署。

这意味着这场发射后不久,下一场的压力与忙碌已经开始。